pgyz8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奉打更人 起點-第五十一章 誘餌讀書-8gbh6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大奉打更人
“徐前辈?”
圣子见到橘猫钻进屋子,先是一愣,继而喜色浮动,低声道:“前辈怎么来了,不是说最近几天都不见面吗。”
橘猫口吐人言,道:“是让你别来见我,没说我不见你。”
顿了顿,他纳闷道:“你怎么认出是我。”
“前辈之前不是说过,以心蛊控制了一只猫潜入柴府,遇到了柴贤吗。”李灵素笑道。
然后,圣子发现橘猫僵在那里,陷入了沉思。
我说错了什么话吗?李灵素脸色茫然。。
该死,我不知不觉也染上金莲道长的嗜好了?!不,我没有,主要是因为猫能飞檐走壁来去如风,狗根本潜入不了柴府……..
无限位面交易平台
哪怕潜进来,也可能被和尚宰了做成狗肉火锅……….许七安心情复杂的嘀咕。
李灵素有很多问题想咨询,但见高深莫测的前辈,突然开始思考人生,他不好打扰,只能干巴巴的等着。
俄顷,许七安缓过神来,道:“倒杯茶,我有点渴。”
渴的不是他,是猫,但饥渴的感受同步反馈给了附身其上的许七安。
李灵素当即翻开倒扣的茶杯,满了一杯温水。
橘猫顺势进来,跃上桌面,它没有即刻舔舐茶水,而是看了眼凌乱的床铺。
猫的嗅觉是人类的数十倍,因此他轻易闻到了糖味。
苦苦忍耐情蛊副作用的许七安,“呵”了一声:“日子过的逍遥快乐啊。”
闻言,李灵素脸色垮了下去,愁眉苦脸:
“前辈,你何时替我取出情蛊?我现在每次看到杏儿,就克制不住自己的冲动。脑子里想的全是她,她勾勾手指头,我就会控制不住自己扑上去。”
他边说着,边搂住了自己的腰。
老凡尔赛了……..许七安面无表情,语气冷漠,道:
“等事情解决,我会替你解除子蛊,现在解除会打草惊蛇,让柴杏儿发觉。”
农家炊烟起 卿落落
也只能这样了!李灵素叹息一声,想着改天炼一炉丹药,补一补肾,他随后想起地窖的事,道:
“方才有人通知杏儿,说地窖被人闯入,柴建元的尸体遭人解剖。”
说着,他压低声音:“前辈,是你做的吗。”
许七安点头。
果然是他…….得到正确答案的李灵素连忙追问:“可有查出什么?”
“柴贤极有可能是柴建元的私生子。”许七安说道。
他随后看见李灵素脸色发生剧烈变化,睁大眼睛,震惊又不敢置信的模样。
隔了一阵,李灵素压低声音:“确定吗?”
“柴贤有六趾,柴建元也有六趾,可能是遗传,不然没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李灵素沉默半晌:“难怪柴建元非要把柴岚嫁到皇甫家,他不可能同意柴贤和柴岚的婚事。”
他猛的反应过来,“柴贤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这很好推断,如果知道自己是私生子的身份,就不会爱上柴岚。
“不,也有可能他知道,因此一怒之下杀了柴建元,埋藏自己是私生子的秘密,然后独占柴岚。”李灵素脑洞打开。
出拳要讲章法,推理要符合逻辑……..许七安心里吐槽了一句,嗤笑道:
有一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红包和点币,先到先得!
“你怎么断定柴贤知道自己身份,又怎么断定柴贤知道柴府只有柴建元知道他私生子的身份?六根脚趾虽然隐秘,但最亲近的人、长辈,多半是知道的。”
极品宝宝辣皇后
李灵素表情一僵:“也是哦。”
橘猫安舔了几口茶水,继续说道:“另外,柴建元死前有中毒迹象,因此才被杀死在书房里。下毒的多半是亲近的人。”
“前辈怀疑的是…….”
许七安迎着李灵素质询的目光,点了点猫头:
“没错,我怀疑是柴杏儿。那种毒非一般人能炼。除非是毒蛊师亲自出手。柴杏儿不是去过南疆吗,还求了情蛊。”
李灵素脸色变的难看。
他自认对女人还是很挑剔的,但凡有过情缘的红颜知己,都有独特的气质和性格,且容貌身段都必须出挑。
其次,性格方面,决不能是大奸大恶之徒,否则三观冲突,无法谈情说爱。
就算是东方姐妹也不是嗜杀之辈,虽说在雷州时与徐谦多有冲突,但那是立场不同,厮杀在所难免。
在他的认识里,柴杏儿有心机有野心有手腕,气质宛如结着哀愁的丁香花,楚楚可怜,本质上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
但柴杏儿绝不是道德沦丧之辈。
可这段时间以来,随着案情的深入调查,他对此渐渐产生怀疑。
“我过来不是找你闲聊的。”
橘猫安抬起爪子,拍一下桌面,打断了李灵素发散的思维。
“前辈请说。”
李灵素低声道。
“柴建元为什么要隐瞒柴贤的身份,你有想过吗?”
李灵素一愣,过了几秒才明白徐谦的意思,对于一方势力的家主,私生子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
可为什么柴贤是以义子的身份养在柴府这么多年?
李灵素沉吟道:“如果不是柴建元的原因,那问题就是出在柴贤身上,他的身世有秘密?”
橘猫安轻笑一声:“答案揭晓前,任何假设都有可能,但要记得去求证。我记得道门阴神在远古时代充当着城隍的职责,专勾人魂魄。”
李灵素“嗯”了一声:
“远古时期,有两套规矩,一套是阳间律法,一套是阴间因果之报,道门掌阴法。不过后来这套阴法渐渐衰弱,直至废除。
“是了,这段历史我在天宗的古籍里看过,但一直没想透彻,前辈可知?”
徐谦这样的老怪物,肯定知道很多别人不知的隐秘。
橘猫安沉吟一下,结合自己从古尸那里得来的隐秘,说道:
“远古时期,只有两种修行之法,一种是武道,另一种是“道”,道门的道。道术体系比武夫体系更加完善,也更早。
“换而言之,远古,是道术的天下。这便是阴法存在并盛行的环境。
“可渐渐的,武道开始昌盛,南疆人族琢磨出了蛊术,佛陀证道,巫神出世……..道术再难主宰天下,阴法自然也就绝迹。”
至于儒家和术士,则是近代才出现,儒圣是两千多年前的人物,术士则与国同龄六百载。
远古时期只有武道和道术……..这就能理解阴法的出现了,后来各大体系出世,再不是道门说了算……..徐谦真是个老怪物啊,知道这么多隐秘。
李灵素感慨道:“我道门当年也是无比昌盛的,而今衰弱成只有道门三宗。”
他边说着,边看向徐谦,想再打探出一些隐秘。
许七安不搭理他,淡淡道:“言归正传,道门的入梦法术,可能如梦巫一般,梦中审讯?”
李灵素皱眉沉吟:
“做不到梦巫那般绝对主宰梦境,阴神入梦勾魂,只能勾凡人,或与自身品级相差极大的弱者。审讯的话,若对方是个凡人,亦能做到。
史上最强崇祯 崛起的石头
“前辈如果想让我审讯杏儿,别说我修为还没解封,纵使全盛状态,怕也做不到。杏儿是五品化劲,除非是四品梦巫出手。”
橘猫安摇着猫头:
“不是她,是柴建元的儿子,你挑一个最弱的审讯。问一问他关于柴贤的事。柴贤年少被带回柴府,与柴建元的子女一起长大,没人比他们更了解柴贤。”
晚明
李灵素点点头,表示没问题,似乎想起了什么,道:
“对了,前辈,昨天夜里,我发现杏儿深夜离开了许久,大概有两刻钟才回来。我阴神出窍跟踪她,发现她往南院深处而去。
“武夫的直觉过于敏锐,我没敢跟的太近,所以不知道她去了南院哪里。”
橘猫安的猫脸,露出凝重之色:“什么时辰?”
李灵素道:“大概子时。”
啊,你这个肾亏的狗渣男,又啪到这么晚,你不肾亏谁肾亏………许七安缓缓点一下猫头:
“我知道了。”
根据他和教坊司花魁深夜畅谈人生的经验,每次谈完,花魁们都是大汗淋漓,极度疲惫,立刻睡去。
柴杏儿大半夜不睡觉,离房而去,绝不正常。
晚上召集柴府的蛇虫鼠蚁,好好调查一番………许七安心道。
他渐渐喜欢上七绝蛊,手段多,能力强,诡橘多变,很好用,也很有逼格!
不像武夫,遇到问题,直接莽,容易打草惊蛇。
…………
夜里。
三水镇是位于湘州城北面二十六里的大镇,镇子人口有八千之多,三水镇背靠崇山峻岭,山中多药材,因此镇上的百姓多以采药种药为生。
镇上最大的药商是一个叫“药帮”的组织,帮主是个炼神境的高手,勉强上得了台面。
屠魔大会时,药帮也参与了,积极响应官府和大势力的号召,派出三十名帮派成员,加入民兵队伍,彻夜巡逻。
除了官府组织的民兵,以及药帮成员,巡逻队伍里还有一位佛门僧人。
正是当日在屠魔大会,大放异彩的武僧净缘。
巡逻队伍总六十人,十人为一队,手持火把,在镇子各处夜巡。
陈耳是药帮的小执事,底下管着十号人,在药帮,执事是中层,也是最累的头目,专门处理一些琐碎事件。
遇到不能解决的,或无法决定的,便汇报给帮派高层。
“大师,多亏有你加入,兄弟们都放心多了,夜里巡逻胆儿倍增。”
手持火把的陈耳,侧头看向身边的武僧。
这位五官立体,眼睛深邃的西域武僧,淡淡道:“只是这里更方便撤离而已。”
陈耳没听懂,再问时,年轻的武僧闭口不答,没有理会他。
这里更方便撤离?什么意思,西域的和尚脾气真古怪………陈耳心里嘀咕几句,干笑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净缘双手合十,步伐稳健,走在前头。
镇子北边有一条小河,贯穿小半个镇子,沿河是一座座民居,寒风迎面而来,巡视了两刻钟后,这支队伍穿过石板桥,来到河边的酒肆。
这里是药帮的产业,炖着火锅,温着浊酒,专给巡逻队伍作歇脚用。
邪王的暴躁王妃 晒月亮
队伍里都是些习武的好手,但除了执事陈耳是炼精境,其他人没有品级。因此需要这样一个酒肆休息,喝酒暖身体,不然很容易得风寒。
“这见鬼的天气,初冬就已经这么冷了。”
陈耳骂咧咧的进入酒肆,闷头先灌几口药酒,回头招呼道:“兄弟们,进来喝酒,半柱香后继续巡逻。”
队员们纷纷入座,大口吃着猪下水,喝着三水镇独有的药酒,抱怨着这见鬼的天气。
陈耳不忘谄媚道:“大师,这是我们三水镇独门秘方酿造的药酒,您暖暖胃。”
净缘颔首,默不作声的喝酒吃肉,身为武僧,吃饭怎么能少了肉食。
喝了几口酒,他闭上眼睛,凝神感应周遭,没有发现异常。
净缘在三水镇夜巡已有两夜,之所以选在这里,是因为此地背靠苍茫山脉,镇外还有河。
非常适合撤退、逃跑。
当然,不是净缘逃跑,而是那个为非作歹之徒逃跑。
“此人炼尸多日,怕已到了瓶颈,断然不会放过你这具金刚体魄,安心待着,那人自会前来。”
这是净心说过的话。
净缘认同师兄净心的决定,也认为这是最快的,引出幕后之人的办法。
“行尸没有呼吸和心跳,也不存在杀意和恶意,但“他们”只要大规模行动,就会有动静,比如脚步声……..”
净缘没有察觉到异常,睁开了眼睛。
问鼎三界 禹枫
“今年这个冬天难捱啊,不知道又要冻死多少人。”
一个汉子灌了一口酒,摇头感慨。
“呦,你张牛子还是个为国为民的好汉啊,不如把家底都捐给官府赈灾吧。”
“捐给官府?那还不如直接在大街上撒银子呢,至少乡亲们还能抢到几个子儿。捐给官府的话,乡亲们钱拿不到,反倒是官老爷府上又添一名小妾。”
众人纷纷调侃。
“就是就是,张牛子不如捐给我吧,我还没讨到媳妇呢。”
说话的是个身材瘦小,有几分鼠相的男人。
张牛子骂了句俚语粗话,道:
“你李二娶不起媳妇,但你会睡自家嫂嫂啊,啧啧,娶媳妇的钱也省了。媳妇哪有嫂子好,老话说,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什么来着?”
“好玩不过嫂子!”有人接了一嘴。
众人哈哈大笑,酒肆一下就热闹起来。
李二的大哥和大部分镇民一样,采药种药为生,某次上山采药跌下悬崖,大难不死,但一双腿就此废了,整日卧榻在床。
家里没了干活的男人,生活质量急剧下降,李二的婶婶是个有几分姿色的妇人。
没到半年,就和李二搞上了。
陈耳听着下属们相互嬉笑怒骂,眼角余光瞥见净缘放下酒杯,侧头看来。
耳边紧跟着想起武僧的声音:“湘州冬天都这般严寒?”
陈耳连忙正过身,以示尊敬,恭敬回答:
“哪能啊,要是每个冬天都这样,湘州百姓还怎么活?今年特别冷,这才入冬不久,夜风便刮骨一般。再过半旬,屋檐下都要结冰棱子了。”
说着,陈耳举杯一饮而尽:“也不知今年冬天会冻死多少人,不过,哪年冬天不死人?这世道也就这样,能有口饭吃就不错了。”
“唉,柴贤那个挨千刀的,害大伙大冷天的出来巡逻,我看他早就溜走了,哪还敢在湘州待。”
陈耳喋喋不休的唠叨,半柱香时间很快过去,他抓起短刀,吆喝道:
“别喝了别喝了,麻溜的起来,都给老子巡街去。”
“啊,这就半柱香了吗?我感觉才坐下来。”
“再喝半柱香吧,这么冷的天,那狗日的柴贤说不定在哪个女人的被窝里快活呢,肯定不会出来捣乱。”
巡逻成员们七嘴八舌的抱怨。
这时,净缘耳廓一动,听见了轻微的,不同寻常的水流声。
“闭嘴!”
净缘喝道。
满堂的嘈杂声为之一静,没人敢说话,都茫然的看着他。
净缘没搭理他们,闭上眼睛,把听力放大到极致。
“哗啦啦”的水声传入耳中,与正常的水流声音不同,更像是暗流,十几数十的暗流……..
不,不是暗流,是有什么东西,沿着酒肆外的小河,朝这边游来。
………
PS:昨儿睡的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