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鎮國天師-第526章 行動隊鑒賞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镇国天师
听了我的话,夏梦反倒笑得更明显了,说呵呵,随便你。
当天下午,我关闭事务所大门,带着夏梦返回了临时租住的屋子,这地方还算比较宽敞,典型的三室一厅,一个房间归我,另一个房间归陈玄一,至于剩下的那个,则交给夏梦和小彩临时居住。
对于夏梦的到来,小彩倒是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只是很好奇,我为什么会接纳一个曾经算计过自己的人。
我趁着夏梦返回房间收拾屋子的时候,才对小彩解释道,“怎么说呢,我也是觉得这女孩身世可怜,再者,她这幅状态,如果让她出去在江湖上胡搞瞎搞,恐怕要不了几天,就得被人抓去炼丹了。”
“切,你就嘴硬吧,我看你分明就是见人家长得漂亮!”小妮子一翻白眼,对我流露出一脸的不屑感。
玩笑开了一会儿,陈玄一从楼下点了几分外卖,先招呼大会讲究着吃,席间,他跟我讨论起了周坤的意见,我把上午和周坤聊过的内容全都告诉他了,陈玄一听完,便摸着下巴点点头,“也好,这位姥姥的势力不小,如果没有这些公门的人帮忙,咱们未必能搞得定,虽然是事出无奈,但总好过单打独斗。”
我有些不解,放下快餐盒,询问陈玄一为什么也跟夏梦一样,不太想和公门的人进行接触?
陈玄一就笑笑,说体制是个很复杂的东西,从体制中走出来的人,心理就跟复杂了,很多事,一时半会未必能讲得清,你多接触一下,多看看,以后自然就晓得了。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鎮國天師笔趣-第526章 行動隊讀書
这番话搞得我莫名其妙,心说打我和体制内的人接触以来,遇到的田叔、岳涛,还有七剑和周坤这帮人,不是都挺不错的嘛,陈玄一为什么会有这种说法?
一夜无话,玩过饭食之后,大家便早早地回屋去歇着,后半夜,我被一股尿意憋醒,起床去卫生间,途径阳台,却隐约听到来自夏梦房间里的叹气声,屋子里的台灯也开着,这女孩估计在想心思,唉声叹气了一夜都没睡。
觉察到她心绪不宁,我本打算敲门进去安慰一下,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太方便,只得摇摇头,就此作罢。
从卫生间返回之后,我正准备钻进被窝睡一觉,一推门,才发现卧室早就被小彩占了,这小妮子慵懒地躺在我床上,抢了我的被窝不说,还打发我去客厅沙发上睡。
我一脸不爽,说凭什么啊,这房间是我的,你不跟夏梦一块儿休息,干嘛来抢我的位置?她把小嘴一撇,说这个丫头心事太重了,一整晚都闹腾,就算睡着了也不消停,搞得小彩也有点心烦意乱,所以才跑来抢占我的被窝。
人氣小說 鎮國天師 愛下-第526章 行動隊熱推
我说凭什么,你不是有引妖牌吗?小彩白我一眼道,“引妖牌空间太小了,哪有你的杯子暖和?”
我,……
好吧,我也是命苦,半夜起来上一回厕所,连被窝都给人占了。
就这样,我可怜巴巴地返回客厅,在沙发上蜷缩了一夜,第二天天刚亮,陈玄一就拿着手机来叫醒我,说周坤那边有信儿了,让我们赶紧去参加一场临时的会议,会议开完,大家立马就行动。
我打着哈欠起身,说一大早开什么鸟会,我又不是体制中的人。陈玄一嘿嘿笑,说你丫虽然不是体制内的,可多少和体制里的人有点沾亲带故,再说马上就要联合行动了,你不参加作战会议哪儿行。
没辙,我只好起床换衣服,匆匆跟随带着一帮小伙伴出门。
到了宗教局的办公楼外面,夏梦表示自己不想进去,这种地方会让她觉得浑身不舒服。陈玄一也懒得跟上去,就打发我一个人下车去开会。
来了会议室,我才发现与会的人当真不少,除了以姜文宇为首的几个熟面孔,还有几个气息不赖,但我却从未接触过的宗教局高手。
其中最惹眼的,应该是一个拿着旱烟锅的小老头,胡子灰白,穿着淡蓝色的麻布外套,头上还扎着一条蓝色的头巾,颇具少数民族的风格,与会议厅装扮显得格格不入,但是气息沉稳,目光炯炯有神,一看就是不错的高手。
姜文宇起身为我做介绍,说这位老人来自苗疆,叫瓦腾格(音译),是个手段极其厉害的蛊师,与我倒算得上是半个同门。
“您也是蛊师?”听了这话,我顿时眼前一亮,原打算和这位干瘦老头好好交流交流,谁知同行见面,对方对我的态度并不热情,只是不冷不热地一拱手,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便返回去落座了。
除了这个蛊师小老头,行动队中还有其他高手,令人印象比较深的,就是一个把头发染成火红色的中年妇女,这女人身材有些肥胖,脸也是大饼脸,乍看起来,好像个在菜市场买菜的中年大婶,然而态度却很慵懒,而且气势很足,即便是当着姜文宇这种分局领导的面,也把架子拿捏得死死的。
姜文宇跟我介绍,说这个女人呢,名字叫孙燕,是荆州孙家的门人,她爷爷曾经做过总局领导,家世渊源,很有来头。
我心说哦,感情是贵胄之后,怪不得这么颐指气使的,总喜欢从鼻孔中间看人。
其实说起来,我们林家的家世也不差,只可惜老爷子和二叔似乎都没有经营家族声望的意思,反倒搞得我这种正经的“官三、代”很没有牌面。
当然了,我不是个拘泥于小节的人,体制内的东西我也不关心,很快就在姜文宇的热情邀请下,坐到了一个犄角旮旯里。
会议上,姜文宇表示这次的行动,要由自己亲自来带队,除了一支修行者队伍外,还有一帮装备精良的武警,也会随队出行,为的就是要确保行动万无一失。
我听得瞌睡都快要出来,行动会议整整开了两个小时,我并没有捕捉到太过具体的行动内容,总算是明白陈玄一为什么对这种会议这么排斥了。
好不容易熬到会议结束,大伙结伴下楼,姜文宇很热情地找到我,拍着我的肩头说道,“林峰,你是这次行动的重要人物,要不然就跟我坐一辆车吧,还有那位叫夏梦的女孩,能不能也把她邀请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