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奮鬥在沙俄 愛下-第七百一十四章 姐妹對話(下)閲讀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奋斗在沙俄
腓特烈.卡尔的话无异于是火上浇油,哪怕他确实是就事论事,但做法其实真值得商榷。因为奥古斯塔哪怕再癫狂那也是长辈,当面顶撞长辈不管在东方还是西方都是不合理法的。
其实正确的做法很简单,顶多再柔声劝几句,就像亚历珊德拉一样尽到义务就好。然后奥古斯塔若还是不听,那腓特烈.卡尔就可以直接去找腓特烈.威廉四世或者威廉一世,把事情原委讲清楚,将这一切交给真正能够当家作主的人去处理。
因为腓特烈.卡尔现在当面怼奥古斯塔一脸根本是毫无意义,反而只会坏事。这会让奥古斯塔更加狂躁更加疯狂,搞不好她就会做出更极端的行为。而且这也会大大恶化腓特烈.卡尔自己和奥古斯塔的关系,甚至还会恶化亚历珊德拉跟奥古斯塔的关系,根本就是费力不讨好。
果不其然,不等奥古斯塔发飙,亚历珊德拉首先就朝腓特烈.卡尔开火了:“你这是怎么说话的,有你这么没大没小的吗?你立刻给我滚出去好好冷静冷静!”
言罢,不管腓特烈.卡尔是多么不情愿以及多么愤怒,亚历珊德拉是不由分说地将腓特烈.卡尔赶了出去。不过这并未能完全平息奥古斯塔的愤怒,她气坏了,胸脯不断地上下起伏,呼吸声也愈发地沉重。
“卡尔他什么都不懂,你别跟他计较,小孩子么都这样,他又一向说话没个分寸……”
不过这番数落意义不大,因为奥古斯塔直接道:“他还是小孩子?都长胡子了,哪里是什么小孩子!您就是一贯纵容他,由着他的性子胡来,这才让他越来越放肆了!”
亚历珊德拉强自把恼怒咽了回去,还是柔声劝道:“回去我再好好教训他,让他长长记性……不过刚才的事还是……还是最好慎重一点……现在形势变幻莫测,算得上内忧外患,我们决不能凭空给自己树敌了!”
奥古斯塔并没有说话,不过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根本就没把这番话听进去,或者说她根本是不以为然,因为从一开始她就不觉得李骁这个表弟会是什么人物,不过是个落魄的杂种大公,不过是亚历山大公爵家门下的一条狗而已,哪里能跟她这个未来的王后相提并论!
虽然奥古斯塔之前一直将这番鄙视隐藏得很好,但是心情激荡气愤之下她就全表现出来了。见她如此固执,亚历珊德拉也知道再说什么都是空的,她已经尽到了责任和义务,药医不死人,佛渡有缘人,人家根本不听你说什么都是白搭。
这么一番折腾之后,奥古斯塔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好好收拾李骁了,而某人也完全没有料到,他不过是要故意搅和犹太人的好事,谁想到反而给自己惹了一身骚呢!
不过对他来说好消息是,不管是盖尔森还是腓特烈.卡尔都在积极地给他通风报信,告诉他有人想要搞他了!
“我说你干嘛要多事,你看看你弄的!”
维什尼亚克对李骁的折腾能力简直无语了,本来他们的任务多简单,传个话带个信顺带着柏林旅游观光一路多惬意啊!可某人这么一弄事情就复杂了,得罪了罗斯柴尔德家族开罪了一位未来的王后现在的亲王夫人,这惹祸能力都突破天际了。
维什尼亚克没好气地问道:“你说说吧,现在怎么办?”
李骁刚刚得到消息的时候还惊愕了一阵,因为他也确实没料到事情会变成这个鬼样子。不过嘛,他马上就冷静了下来,因为看上去事态是有点糟糕,但仔细分析一下其实远没有那么严峻。
“犹太人的问题好解决,我跟威廉亲王提一嗓子,甚至都不用跟他提,直接跟腓特烈.卡尔说说,相信他这位好朋友随手就能收拾那个不开眼的犹太佬!”
维什尼亚克撇了撇嘴,他一点儿都不觉得事情有这么简单,因为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势力他也有所了解,得罪了这么一个金融巨无霸能轻松过关?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李骁轻蔑地一笑道:“那得看谁得罪了他们,如果是你,那真的很危险,但我不一样,既有威廉亲王和霍亨索伦家族的友谊,又有亚历山大公爵背书,那个本杰明要是不开眼,收拾他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反正我又没有直接收拾雅姆斯.罗斯柴尔德男爵,打他一条狗还不至于让他发疯!”
“说得轻松!”
维什尼亚克又哼了一声:“那位亲王夫人怎么办呢?你都弄得人家夫妻不和了,人家能轻饶了你!”
李骁又笑了笑道:“他们夫妻不和又不是我搞的,我只不过是帮助威廉亲王解决了资金问题,免得他欠高利贷,要说我那位表姐应该对我感恩戴德才是,现在她竟然恩将仇报,这怎么都说不过去吧!”
“切!”维什尼亚克白了李晓一眼,“还感恩戴德,我看她更想将你大切八块才对!”
说着维什尼亚克正了正颜色,收起了嬉皮笑脸正色道:“我真不跟你开玩笑的,我听说那位亲王夫人很有点能量,她要是搞咱们,真的能坏事的!”
李骁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但是您也必须知道此一时彼一时。如果是革命爆发之前,我那位表姐的能量确实够我们喝一壶的。但是现在,她老公都一度靠边站,而且没了国政大权,你想想她一个蹩脚的亲王夫人还能有多大能量,说不客气点得打个七折的!”
不等维什尼亚克继续劝阻,李骁又道:“而且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她老公是站在咱们这边的,她这个被打了七折的能量还得再打折!”
维什尼亚克想了想觉得李骁的分析也有点道理,按这么说的话问题确实并不算大了,但李骁却突然话锋一转又道:“我真正担心的是她坏事的能力,毕竟咱们这一趟是搞奥地利人的,而她又是亲奥地利的,她要是真疯起来把事情捅穿了,那我们麻烦就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