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馬林之詩-第六百三七節:夢光年(二)相伴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马林之诗
马林感觉自己像是走在一个光怪陆离的走廊里,以时光为壁,从开始的原始世界,到后来的钻木取火,然后时间就像是在马林面前走马灯一样的翻转着。
马林停下了脚步,看到了一位老人正将冠渡给一个中年人,台下的人们在欢呼。
似乎是太久远的历史,马林有些无法辨清这一切,只能继续前进。
走了一段距离,不知道为什么,马林停下了脚步,这一次他看到了正在建造的金字塔,看到了拖着石块的奴隶。
走他们面前走过,走了不知道多久,马林再一次停下了脚步。
还是一个高台,有人在上面,不知道在说什么,台下的将士们聆听着,默剧一般的画面。
从皮甲的样式和人种来看,应该是汉周之前的时代?
那之前也是吗?
带着这样的疑惑,马林走走停停,看到了见到了点燃了的烽火男男女女,也看到了孔府中刚刚出生的孩子,见到了穿着希腊式袍的老人举着透镜,看到了坐在树下的中年人感悟人生。
也看到了狼与男孩建立的城市,看到了正在浇铸中的铜人,看到了至死也不肯过江的霸王,也看到了穿着红袍的男人们站在一起面对绝境。
马林目击到爆发的火山与城市,目送奸雄的子嗣被另一位奸雄的后代赶下王座,还有那海峡口的大城市与塔楼上的鹰旗。
历史在这一刻,像是风景一般,一帧帧一页页的出现在马林的眼前。
在接下来的时光里,马林看到的是毁灭的浪潮,人类的文明像是一曲圆舞永不停歇。
但是文明的闪光依旧,总有人在最灰暗的时刻举起前行的旗帜。
“忘记历史就是忘记过去的一切苦难,但不抛下历史,就无法走向未来。”
还记得,历史课的老师如此评价过去。
马林总是对此嗤之以鼻。
如果说忘记历史就是无法走向未来,那么抛下历史,就能够真的可以迎向幸福吗?
可能吗?
不可能的。
看着眼前正在燃烧中的城市,正在天空中的轰炸机与它们上面令人作呕的膏药旗,马林脸上露出了冷漠的笑容。
而在马林的眼前,历史继续前进,世界越来越接近他所知道的那一段刹那。
看啊,马林,在东方,凶手的后代将自己包装成了受害者;而在西方,受害者摇身一变成了加害者,人类的历史终究只不过是一部纯黑色的幽默剧,每一个人都在被他们的座位所操纵,所谓屁股决定脑袋,并不只是小说故事里的冰冷事实。
当新世纪的第二十个年头出现,马林在沉默中看着这一切,他的脸上渐渐露出笑容,看啊,这就是为什么我想要守护这个世界,因为我也想成为这样的勇者。
命运似乎在这一年有了拐点,马林看着彼此脚下的这颗行星正在变好,在那之后,马林一直在前行,看着这颗行星上的原住民开始摆脱来自重力的束缚,环绕赤道的星环正在被一段一段的铸造并连接起来,在月球与火星上的基地也在建立,人类从来没有像这个时代一样,以最为努力的姿态向着太空前进。
但马林已经见过了未来的毁模样,因此当神殿被建立在调整并环绕于月球的小行星上,当混沌的低语被当成启示,当纳垢疫病凌虐下的不死被当成永生,当色孽诱惑下的追求被做为超前的消费观念,当奸奇蛊惑下的知识有了毁灭的影子,这个世界愈发混沌并无药可救,恐虐在微笑并等待着,等待着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他想要的战争还有毁灭会应有尽有。
马林叹息着,然后睁开了眼睛。
孩子们不见了,眼前的天花板也变了一个模样。
随着马林的起身,
原本黑暗的房间有了光亮,墙上的钢制百叶窗正在打开,来自AI的问候响起。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早上好,珮鲁小姐,休假的第一天,您看起来有些迫不及待啊。”
马林微笑着站到了窗前,看着眼前的巨大城市,充满了金属的未来感,楼下的街道因为高度的原因而显得非常渺小,而熙熙攘攘的人在其间川流不息,更有浮空的飞车在远处飞过,巨大的广告牌上有着可爱的雪豹少女在说着令马林喜悦的内容。
新纪元,2023年还有三天就要结束了,卡特堡的市民们,今年的新春祭我们邀请到了我们的友好城市新杭区的武僧乐团参与,乐团会演奏多首经典音乐,喜欢宗教风格音乐的市民们一定不要忘记在节后购买现场录制的超梦现场版。
从时间上来看是马尔斯年少的时代,只不过马林还是无法估计具体的时代。
穿上机械臂递过来的衣物时,马林注意到了裤子上并没有让尾巴通过的孔洞。
于是转身,看向镜子的马林看到了一个年幼的孩子。
嗯,不是自家兽人姑娘的孩子啊,那会是谁呢?
马林翻了翻自己长发下的耳朵,圆的;来到镜子前,翻开了眼皮,是深邃的黑色瞳孔;又不甘心地张了嘴,是整齐的人类牙齿。
最终,马林托了托胸口。
……和娜娜奇一样呢,胸口尽力了。
带着这样的遗憾,马林注意到了一旁桌上的相框架里的照片,上面有一个大家族的合照,坐在中间的是一位老夫人,她身边的位置空着,而在她的身后,站满了成年人,这些成年人与站在他们身后高处的更多成年人组成了这个家族的中坚力量,而在她的脚下,坐满了幼崽们。
照片上有一行小字。
2015年,拍摄于哥本哈根。
哥本哈根?露露?
马林感觉自己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祖先了,因为他见证了他的那么多的未来的后代出现在他的面前,想到这里,马林第一时间重新看向镜子,看着其中的少女在对着自己微笑,这一刻,哈格尔贝里家族特有的抬眉角被马林认了出来,然后他注意到了放在桌上的身份证。
珮鲁·豪斯·哈格尔贝里,年纪……28岁?
又看了一次如山岩般险峻的胸口与几乎与肤色同齐的雄性特征,马林考虑再三,拉开裤头。
“小姐,您现在血糖非常正常,请不要犯傻好不好。”来自AI的声音击碎了一个少女的心,也粉碎了一位先祖的惋惜。
真的,孩子,胸部它尽力了,是来自你先祖的血脉没能给你一个骄傲,对不起你了,孩子。
马林一边感叹,一边穿上了衣物,然后套上了羽绒大衣。
算了,出门去看看热闹吧,反正也是休假。
马林一边想着要去哪儿看看,一边推开了房门。
门外是一个公共区域,到处都是在聊天的人,孩子们成群结队跑过,有人和马林打招呼:“珮鲁小姐,您今天起得很早啊。”
马林完全不认识这位女士,只能微笑着点了点头:“是的,准备出门逛一逛。”
这位女士还想说什么,一个孩子跑到了她的身边,成功地为马林吸引走了她的注意力,于是马林飞快的走下楼梯,在墙上的指示牌的指引下找到了电梯,里面已经好几个年轻男女,看到马林进来,他们努力挤到了角落里。
于是电梯带着马林与他们开始下降,其间有过好几次停下,但是看到电梯里有马林,这些想坐电梯的家伙总会突然转身离开。
马林有些好奇,又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这一切直到马林坐着的电梯下到这座高层公寓的停车层,马林看了一眼自己口袋里的车钥匙,从让开的人群里走出来,他转身,看到了已经挤进电梯厢中有如沙下鱼的男男女女们。
这些沙丁鱼在看到马林在看着他们,于是挤得更紧了。
这些家伙怎么了,难道就如此害怕着马林的这具身体吗。
想到这里,马林伸手,灵能随心而动,在马林手中凝成了一把剑。
沙丁鱼们或是倒吸冷气,或是尖叫,并在电梯箱与马林之间挤出了一个全新的空间。
散去灵能剑,马林微笑着转身按了一下手里钥匙上的按钮,一辆车随之从停着的车流之中启动,它如灵蛇一般在空间中流走,最终停在了马林的面前。
“亲爱的主人,傻站着干嘛,上车!我们出去嗨!”
话是这么说,你这种和澡盆子一样的小型敞篷车算是什么鬼啊。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考虑到一旁的大型车马林坐上去只怕根本看不到路况……算了,马林,至少这个孩子有一颗金子一样的心,她情愿坐在这样的车里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出门,也不愿意坐在大车里一个拐角碾死八个路边的小摊。
带着感叹,马林一进驾驶室,这辆车的AI就自行发动了车子:“说实话,今天我们还去十三大道的那家泰南人开的道场吗。”
“去哪儿干嘛?”既然有人帮自己开车,马林左手搭在车门上,右手放在方向盘上,同时注意到了车仪表上挂着的证件……卡特堡机动警察突击队第二支队指挥官,珮鲁·豪斯·哈格尔贝里一级警督。
“当然是打人!昨天您的那个负心汉说要分手,您在第二大道大广场那儿把他吊着打了半天您忘了吗,昨天回去的时候您还说等睡醒了还要去揍他的!”说到这里,这辆车辆AI还非常体贴地补充了一句话:“别担心,昨天您给他上了电子镣铐,他现在正在他的道场等待您的铁拳的第二轮审判呢。”
哈?我的后代,可爱又迷人的珮鲁·豪斯·哈格尔贝里小姐,芳龄28岁,合理合法的美人儿……竟然被人甩了吗。
马林不知道要怎么吐槽,而他脸上的忧郁让AI有了新的看法:“主人,别这样,只不过是一个没有眼力劲的臭男人,虽然那是您交往的第四十一个男人了,但我要说,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的男人,总有您能够碰上眼的。”
到底你是人还是我人啊。
马林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算了,让他走吧。”
虽然这个时候是马林在控制着这个孩子,但是考虑她的职业与身份,想来也不可能真的打死那个没眼力劲的,所以还是放了吧。
“咦,放了他吗,要是他逃跑了怎么办。”
“你说了,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的男人,我总能碰到一个适合我的吧。”马林一边说,一边打量着街边的风景,已经完全无法认出卡特堡原来的模样了啊,但无论如何,这真是一个美好的时代啊。
“好吧,根据您的指令,已经解除了玛玛尔·瑞沃·盖亚特的电子镣铐,他的电子离港证明已经完成通过流程,将会在两个小时后离开卡特堡。”
来自AI的话语让马林一愣——玛玛尔?
马林当初附身过的那个孩子?
有意思,他们是怎么走到一起的,说起来分手,应该是玛玛尔认出了这个孩子的家族与自己的家族是有着共同的先祖,才会想到分手吧。
想到这里,马林的心更加柔软了……哎,也许这就是一个人在错误的时间见到了错误的爱人吧。
作为先祖,马林不知道要留点什么离开这个孩子,直到他接到了一个通信,车辆AI善解人意地为他打开了通信频道。
“珮鲁小姐,您可真了不起,你知道昨天你差一点就引起了外交风波吗?!”虚拟的可视频道中,一个巨人警官正瞪着他巨大的眼睛看着马林。
“他不是没有告我吗。”马林笑了笑,有一半是故作玄虚,一边是胸有成竹。
“是啊,你们闪电一样的相爱,然后又闪电一样的分手,甚至连你的年假都没有过完。”说到这里,这个巨人看了一眼有人递到他面前的报告单:“见鬼了,是盖亚特家的谅解书,你这个家伙怎么就能够如此幸运啊,难道说幸运的哈格尔里贝家族的成员就可以如此的幸运啊。”
“没事了,那我挂了。”马林巴不得早一点挂掉视频,以免被人看出问题。
“那好吧,不过记住,三天之后你回来的时候可不再喝酒了,昨天你在视频里一口气干掉二十瓶歌德大帝的时候,我都以为你会死在酒精上。”这位马林的上司先生说到这里叹了一声:“好了,下次还是从警队里挑一个新的倒霉蛋吧。”
说完,这位局长先生抢先一步关掉了通信。
马林沉默了一会儿,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AI也没有吱声,马林最终让他在一旁的停车区停下车,马林下车,让这家伙自己找一个停车区歇着,然后走到一旁的摊前,刷过卡之后拿过一瓶热饮,坐到了防风的角落里用力喝了一口。
不知道为什么,刚刚他挺想打断那个巨人鼻梁的。
然后,这饮料好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