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青春流火笔趣-第559章 又掉坑裏展示

青春流火
小說推薦青春流火青春流火
送走魏少辉,许晖感觉心里怪怪的,结识以来,他还头一次看到魏大少这么颓废,兄弟反目,的确令人扼腕。
手上还捏着一张银行卡,魏少辉给的,说是答应好的年薪,许晖也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拿在手里总有些烫呼呼的。
前脚刚把办公室门关上,一转身,咣当一声,居然有人又把门给踹开了,许晖一头恼火,扭头一看,愣住了,来人是秦羽丰。
“魏少辉呢?”秦羽丰一脸寒霜。
“刚走。”
“他在这儿待了多久?”
“前前后后差不多两个多小时吧。”
“神经病!”
“卧槽……”
“卧槽什么?甩下一帮兄弟,跑到你这儿来,是不是有病?”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青春流火 起點-第559章 又掉坑裏展示
“有病,特别有病!”许晖恨恨的赞同。
秦羽丰却没有再搭理许晖,一转身一股风般的走了。
“其实都有病。”许晖咣当一脚又给把门踹上了,想想就窝火,招谁惹谁了?看来这个丁家村也待不长,趁早做好滚蛋的准备。
不过,建鑫的摊子现在也铺开了,有些事情不能冲动,连兄弟带着朋友和家眷,算下来有几十口子在指望着仓库这摊子吃饭,要想好退路才行,否则坤鹏的走货量一旦停下来,就是灭顶之灾。
许晖趴在办公桌上想事情想的出神,手机铃声乍一响起,把他吓了一跳,连忙掏出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喂?”
“许总,我是柴助理。”对方的语气有些焦急。
“柴助理,什么事儿?”
“魏总出车祸了,让我通知你一声。”
“啥?”许晖瞪眼,怎么这么倒霉?魏少辉才从丁家村离开没多久就碰上这事儿?
不过好像事情不大,否则哪儿还有能力让人通知。
“方便的话,到军总来一趟,他有事儿交代。”
“卧槽……方便。”许晖本想拒绝,但始终狠不下心来。
精彩絕倫的小說 青春流火-第559章 又掉坑裏熱推
锁好办公室门,许晖一溜烟往外跑,迎头撞上了姜小超,事情挺急,只能便走边说,也不管对方会不会给邵强通风报信,反正对他没坏处,至少现在他对邵强不设防。
姜小超现在开小车,就是专班为许晖和唐老板服务,现在老唐调走了,他就只为许晖开车了,很清闲。至于管理车队,还要等年底综超正常运营起来再说。
车子一溜烟到了军总,柴助理已经等在急诊楼门口。
“严不严重?”
“还好。”柴助理的神情古怪,话风也有点言不由衷。
“抢救呢?”许晖忽然有点惴惴不安。
“不,观察病房。”
病房外面站着不少人,各个衣着光鲜,许晖见过几个,都是辉煌的人,还有不认识的,可能是魏大少的家人,没见到秦羽丰,却在角落里看见了李守好和唐老板。
许晖连点头带摆手算是打招呼,柴助理没那么多耐心,跟守在门口的护士说了一声,一把就把许晖给拽进了病房。
魏大少四脚八叉的躺在病床上,一条腿被护士弄了个皮垫垫的老高,还打了石膏和绷带,脑袋也挺惨,除了五官,其余的地方几乎被纱布缠满了。
看上去挺严重,实际上又好像不严重,因为许晖一进门,魏少辉就呲牙笑了起来。
“咋搞成这样?”许晖怀疑是不是他那帮兄弟已经开始动手了,因为从秦羽丰火急火燎的情况看,很有可能。
“想事情,一头怼人家车屁股上了。”
虚惊一场,原来是魏少辉自己没留神,不过这种糟糕心情,再开快车,想不出事儿都难。
“没什么大事儿吧?”
“很严重!”魏少辉眼神闪烁,十分狡黠。
“看不出来呀”
“内伤。”
“内伤?把五脏庙的哪儿给撞破啦?”
“不知道,反正严重内伤,颅骨也有问题,医生说的,至少要躺段时间,还不能情绪激动,否则会变成植物人。”魏少辉冲许晖眨眨眼睛。
许晖恍然,这位大少爷在装蒜,立刻意识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在等着他,赶紧神色一肃,“那你要多保重,不能被气着,我着急赶来,可公司有事儿,就先走了,改日再看你。”
“站住!”魏大少与柴助理几乎异口同声。
许晖暗暗叫苦,装没听见,转身就走,可步子都没迈出去,就被柴助理一把拎住脖领子,“往哪儿跑,还没交代有事儿呢。”
“你这个人啊,怎么说呢,就是脑瓜子反应太快,是好事,也是坏事。”
看着许晖一脸哭丧样,魏少辉哈哈大笑,只是被绷带扯住,笑不出声来。
“卧槽,魏总啊,你就放过我呗,咱两之前都寡聊了小半个下午了,清汤寡水的又不搞基,这么墨迹干嘛?”
“你放屁,当心老子特么抽你。”魏少辉笑骂,然后冲柴助理道,“都给他看看,签个字就行。”
“什么玩意儿?”
柴助理蛮横的递过来两张纸,许晖瞪大了眼睛,一张是授权委托书,一张是免责声明,大意是全权委托许晖履行魏少辉在辉煌董事会的职责,原因是魏大少本人遭遇车祸不能自理。
“你疯啦……”
“签字!”柴助理手上还有另外两张纸,一张是律师见证文书,一张是承诺书,人家全都备齐活了。
“我不签。”
“不签就揍你!”柴助理的蛮横,许晖是领教过的,在办公室里打过好几次了,这厮的徒手搏击术比魏少辉只高不低,根本打不过,可许晖岂是能够轻易就范之人,扭头就跑。
咣当一声,许晖还没跑到门边上,柴助理的大长腿便一脚把门给踢关上了,紧接着一探膀子就揪住了许晖后衣领,还是那一招,许晖就是躲不过。
“哎哎,至强,好好说话。”魏少辉不能在病房里让许晖挨打,外面站着好些人呢,传出去,这‘不能自理’就白装了。
许晖被对方恶狠狠的揪到病床前,柴助理还拿了个凳子放到许晖大腿边,强行把他摁着坐了下来。
“这事儿,的确有些委屈你。”魏少辉一脸真诚,“可是没办法,兄弟反目,我这心里哇凉哇凉的,这你是理解的。”
“而且,我真受了内伤,伤脑子啦,不信,一会儿你看医生证明。”
“我信,你怎么撅屁股,我都信,但我不合适。”许晖的气不打一处来。
“你不合适,就没合适的人了。”
“李守好在外面,他合适。”
“不成,他根本不是那帮老家伙的对手,而且对我的意图也领会不深,脑子转的不快。”
“唐老板,他脑子快,而且精明,他一直都想当把董事长玩玩儿。”
“他也不成,没有杀伐果决的魄力,不成不成。”
“柴助理!”许晖眼睛一亮,大拇哥一指身后的柴助理,如此一员猛将兄,不用干嘛?放在这里岂不浪费?难道只知道欺负老子?
“哈哈……哈哈……”魏少辉又在咧嘴大笑,那个样子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至强,你自己说说行不行?”
柴助理此刻忽然腼腆下来,完全没有了刚才凶神恶煞的摸样,磨叽了半天才道,“我不成,本事有限,我只要陪在魏少身边就很好。”
“你么么的……”许晖有种张口骂人的冲动,但嘴里叽叽歪歪了半天也没骂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