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線上看-第274章 他幫他小解?推薦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娘,你怎么了?”
一道着急的声音在二人身后响起,倪月杉和邹阳曜回头看去,一个妇人倒在地上,一个男子正着急的呼喊着她。
“你娘身子骨本就不好,现在下跪磕头,现在好了,晕了?”
男子掐着妇人的人中,妇人很快又转醒了过来,邹阳曜冷冷的看着,戏码真多。
妇人清醒过来之后,看向邹阳曜,继续求饶:“将军,还请你发发慈悲,轻饶了他吧!”
又是这句话……
邹阳曜皱着眉,嘲讽开口:“好,本将军会轻饶,六十杖改为三十杖,以儆效尤!”
他冷漠的扫了倪月杉一眼:“要不要进去,好好的目睹一下,本将军是如何打完他三十杖的?”
倪月杉蹙眉看着邹阳曜,“将军愿意放我进去,相信也是愿意放在场的其他百姓进去吧。”
“只许你一人。”邹阳曜转身朝营帐内走去,不再与倪月杉说其他。
倪月杉抬步跟上。
邹阳曜只是暂时离开,士兵们依旧规规矩矩的站着,景玉宸也未曾动弹半分。
当他看见倪月杉跟着走进来时,眼里闪过一抹意外。
邹阳曜看向景玉宸,嘴角扬起一抹笑来:“陈统领,没想到你不仅仅迟到,还擅自离营?”
景玉宸皱着眉没吭声,士兵们跟着唏嘘起来。
“身为本将军麾下的统领,理应以身作则,可你没有成为榜样,反而起了一个坏头,赐你六十杖,本将军都觉得是轻的。”
“将军,要罚便罚,何必说这么多。”景玉宸倨傲的仰着脸,神色间无一丝惧意。
邹阳曜在士兵手中重新拿走军棍,他扬着嘴角,朝景玉宸狠狠敲下。
景玉宸被打的闷哼一声,依旧执拗的笔直的站着,倪月杉脸色跟着变了变,但并未阻止。
景玉宸维持着傲骨,邹阳曜不屑的再次一棍击打而出,这次他没有停手,一下接着一下的落下。
那击打在骨头上的声音,听到在场人的耳中,皆是惊恐不已,噤若寒蝉。
直到邹阳曜累了,他将棍子丢下,一旁士兵上前,提示:“将军,需要属下代劳吗?”
“三十下,够了!他是为百姓出营帐,百姓请愿轻饶了他,本将军如何重罚?”
说完后,他不屑的冷哼一声,抬步走了。
景玉宸紧绷的身子在这一刻得到了松懈,一口鲜血喷出,倪月杉立即上前搀扶,担忧的看着他。
“我带你去看军医!”
军医账内,景玉宸的衣服被撩开,后背的伤口落入倪月杉的视线当中,她眼眶有些湿润,军医感慨:“这怕是部分骨头粉碎了吧,陈统领,你倒是坚强,没喊疼。”
“会,会有后遗症吗?会无法直立吗?”倪月杉担忧的询问。
景玉宸脸色苍白,看着倪月杉,笑着回应:“别怕,我还扛得住。”
倪月杉在一旁有些生气:“你的骨气是保留了,可后背,你的脊梁骨……”
倪月杉想责备,但又心疼无比,最终将话咽下了:“罢了,你也不想的。”
景玉宸闭上了眼睛,倪月杉主动闭嘴,让他好好休息。
倪月杉在旁边给军医打下手,军医叮嘱倪月杉后面的注意事项,之后忙其他的去了。
军帐内,一个士兵走了进去,对邹阳曜询问:“将军,单公子不是我们军营的人,是否需要赶走?”
邹阳曜迟疑只是一瞬,回应:“让她待着吧。”
景玉宸醒过来的时候,倪月杉刚好端着为他炖好的汤,嗅到香味,景玉宸双眼亮了起来。
“你做的?”
倪月杉点了一下头:“你趴着别乱动,我喂你!”
“他怎会让你留下来?”
“就算他赶我走,我也不会走的!”倪月杉在旁边将汤放下,舀了一勺,吹凉了放在景玉宸嘴边。
景玉宸有些尴尬的别开脸,倪月杉奇怪询问:“怎么?”
“我内急。”景玉宸一脸郁闷,扭头看了一眼倪月杉,他身上明显被包扎过,想要随意动弹,有点困难。
倪月杉迟疑:“我去给你拿夜壶?”
倪月杉转身离开,景玉宸想说什么也没来得及。
倪月杉回来时,手上已经多了一个夜壶,她朝景玉宸走近,开口说:“需不需要我扶你?”
景玉宸神色有些不自在:“你先出去吧。”
倪月杉迟疑的说:“要不然,我扶着你,闭上眼睛,不去看?”
景玉宸摇头,倪月杉思考了一下,又问:“那我塞住耳朵,闭上眼睛?”
景玉宸还是摇头,倪月杉无奈:“那行吧,我去叫大夫过来。”
倪月杉抬步朝外走去,没想到景玉宸还害羞啊。
此时军医正在晾晒草药,倪月杉走过去,“军医,陈统领醒来了,不过他想小解,你能不能帮他?”
军医只觉得怪异:“年轻人,你和他不是好朋友吗?寻我做什么?”
“他……他似乎不希望我照顾他,所以还请军医跑一趟?”
“倒不如,本将军帮他!”一道声音插了进来,倪月杉转眸看去,邹阳曜缓步走来,神色有些许冰冷。
倪月杉皱着眉:“将军帮属下小解?”
“有何不可?”邹阳曜看着倪月杉,眼里闪过一抹趣味。
倪月杉尴尬的笑了笑:“那你去吧。”
这下轮到邹阳曜皱眉了,朝营帐缓步走去。
营帐内,景玉宸尝试着下床,只是想要顺利下床,难,太难了。
营帐被掀开,看清楚来人是谁时,他眼里闪过一抹讶异。
邹阳曜阴沉着脸,伸出手,搀扶。
景玉宸将手臂缩回:“怎么是你?”
“不然呢?你想让倪月杉帮你吗?”
景玉宸不悦的冷哼道:“我可不敢劳烦将军你!”
邹阳曜懒得多说,拖着景玉宸的手臂,将他拽了下来,景玉宸痛呼一声,双眼喷火一般瞪向邹阳曜。
邹阳曜高冷倨傲的看着他:“自己解裤子,别想着让本将军亲自动手!”
景玉宸心中恼怒,“你滚吧,将月杉叫进来!”
邹阳曜眯着眼睛看向景玉宸,如果眼神能杀人,或许景玉宸已经被刺死了……